> 萨满教文化-根河市人民政府网

萨满教文化

文章来源:根河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9日 点击数: 字体:

中外学者考证,中国萨满教产生和盛行于中国北方的游猎、和早期曾经狩猎的游牧民族中。也就是说,这些民族的历史和地域的特殊性,得以产生萨满教。

萨满教也是北极和亚北极地区特有的宗教信仰。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萨满教以“万物有灵”为信仰核心的宗教形式,使鄂温克人形成了敬畏自然而遵从自然规律的理念,也正是由于人们的这种对自然的崇敬,为中国和世界留下了美丽富饶的兴安岭。

萨满教的内容有祖先崇拜、图腾崇拜和自然崇拜。

熊是使鹿鄂温克人的图腾,有一套完整的、不能改动的祭祀规矩。猎人打着熊后驮着肉到达“乌力楞”时,要学乌鸦的叫声发出嘎—嘎—的声音,的人们一听就明白了,全体出来迎接熊肉。打死熊的枪不能叫枪,而称之为“哈翁基”,这是与枪毫不相干的吹物。熊死要说睡着了,切熊肉的刀叫什么也切不动的钝刀“刻尔根基”。称公熊为“合克”(祖父),母熊叫“额斡”(祖母)。说“打死你的不是鄂温克人,而是罗刹(俄罗斯人)。”吃熊肉前,一位老者也要发出嘎—嘎—的叫声,并说“吃你的是乌鸦,不是我们鄂温克人。”剥熊皮时,绝对不能割断动脉,而要把动脉中的血挤进心脏,鄂温克语叫“竖勒得”。熊的脖子也不得随意切断,要把小肠取出来,绕头三周后才可切断。熊的脑、食道、眼睛、心、肝、肺等都不能吃。风葬熊时,把头、喉、舌、鼻,连同颈部的骨,脚上的各小节骨,掌、内脏和部分肋骨,用桦树条子包好,再用柳条子捆六道。在两棵松树的阳面上刮其皮成一平面,横刻十二道沟,并用木炭、鲜血和野花涂上颜色,在第六道沟的两端,镶上眼睛,然后把捆扎好的熊骨等,悬放在两棵树之间搭起的横杆上。这个仪式中,人们要装哭。

使鹿鄂温克部落最重要的神是每个家庭必须供奉的“玛鲁”神。在他们的观念里,“玛鲁”神与祖先有关。“玛鲁”是由十二种东西的神灵组成,具体形象是:在一个皮口袋里,装着“玛鲁”神中的主要神灵“舍卧刻”,以及“舍卧刻”喜欢的用具和动物。“舍卧刻”是用“哈卡尔”木刻制成的,为一男一女,有手、脚、耳、眼,还用鹿皮或犭罕??皮给他做成衣服。“舍卧刻”喜欢的物品有用鹿皮做的小鼓,“舍卧刻”非常愿意听鼓声,萨满敲鼓它就来了。“嘎黑鸟”是“舍卧刻”骑的飞鸟,骑着它在天空飞翔。驯鹿笼头和用鹿或狍脖子皮制成的缰绳“玛卧格特”,是专给“舍卧刻”抓驯鹿用的。“舍卧刻”喜欢的动物还有灰鼠皮,皮以浅黄色或雪白色、在尾的尖端有白点为好。还有“刻如那斯”,“刻如那斯”,是居住在岩石丛里的小动物,这是一种身白、尾黑、身长约一尺的可爱动物。水鸭皮也是被“舍卧刻”所喜欢的。 “舍利”是鄂温克人较为恐惧的神,是用铁皮做成的蛇,长15尺,有两个角,它一生气,就让人得重病。“舍卧刻”把它归为门下。“舍卧刻”还喜欢闻油味和香味,人们祭它时往火里浇鹿、犭罕?????油。“玛鲁”神还包括驯鹿神“阿隆”,神是用落叶松或桦树的细枝弯曲而成,鄂温克人认为这种树条是保护驯鹿的,一旦发生疫病,拿出它挂在健康驯鹿的脖子上,就可免疫。这种树条子不易找到,所以不能每个驯鹿都挂上,通常挂在驮“玛鲁”的驯鹿脖子上,也能保护所有的驯鹿。

鄂温克人认为它是婴儿的灵魂,婴儿患病时,是“乌麦”离开了其身,须请萨满索回。请萨满求“乌麦”的人,要准备黑、白各一只驯鹿,是因为萨满请“乌麦”时须骑黑色驯鹿,神还喜欢白色的驯鹿。仪式在晚间进行,点旺“斜仁柱”里篝火,人们悄悄围坐一边。萨满击鼓跳跃片刻,将篝火熄灭,然后不停地跑动,抓捕“乌麦”,接着又燃起火,让大家察看神鼓鼓面上是否有无小孩的头发,有的话,说明小孩的“乌麦”已请回来了。病孩是男孩,其父亲赶快前去把头发抢过来,如果是女孩,其母亲把头发抓到手。这样,“乌麦”再也飞不了。病好后把“乌麦”神偶用犭罕?????皮包好后缝在孩子衣服的后背。“乌麦”的神偶用白桦或落叶松做成。这个“乌麦神”是德克莎的,小时侯她总得病,父母请妞拉萨满跳神治病时请来的,“德克莎”之名也是妞拉萨满起的,是一种有着美丽羽毛的小鸟。

在使鹿鄂温克部落最后一位萨满叫妞拉,卡尔他昆氏族,另外还有三位倍受尊敬的萨满。是普日考维奇·布利托天,敖勒克·固德林和伊纳捷吉·固德林。

卡尔他昆氏族出生,1906年,1997年去世。她深受族人的爱戴,被称为大萨满。这里展出的萨满服就是妞拉萨满的,大概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她最后一次穿上萨满服,敲起神鼓跳神是1993年。

萨满教中的“萨满”是人神之间的使者,他们具有原始信仰所赋予的特殊素质。“萨满”一词的原意,国内外的一些辞典,。均解释为“情绪颠狂的人”,“精神狂躁者”等等。俄罗斯有些学者的解释是“萨满是一种臆病者,病来疯颠不可自制”,这些解释也被我国的一些辞书引释。近来有一些研究者提出置疑,认为北方信奉萨满教民族的诸萨满,包括有据可查的前数代有名望的大萨满,他们并不是病态患者,更不是愚笨无知,喜怒无常的疯颠人。正相反,他们恰恰是本民族中的智者,是具有渊博的知识、传授民族历史、注意接受外来文化的先行者。萨满教研究学者富育光先生从语言学的角度准确地解释了“萨满”一词。他认为:“在满语,赫哲语、锡伯语、鄂伦春语、鄂温克语中‘知道’、‘明白’都是‘sam’或‘zam’,因此,‘萨满’一词的真正含义是‘知道’的意思”。

萨满法具包括:神帽、披肩、袍子、围裙、前胸后背上的铜镜,以及袍下摆上的几十个铜铃,皮靴、神鼓、鼓槌。

神帽上角的叉数,显示了此萨满的法术地位,越老越大的萨满,叉数越多。有的神帽在前额垂下珠帘直到眼睛处,在跳神时一摆一甩,萨满的目光充满神秘。在披肩缝上白色的贝,拼成云卷纹形图案。这些白色的贝产自大海边,不知它们是如何千里迢迢来到了兴安岭。萨满跳神时,佩在腰间的五颜六色的飘带上下舞动如飞鹰盘旋。关于飘带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象征十二个月;一种认为是萨满的羽毛,传说中的萨满是会飞的。铜镜是萨满的重要法器,镇鬼驱邪。大的直径20多厘米,小的直径是3厘米,中型的10厘米左右,有的有纹雕,有的很平滑。没有神鼓,便没有萨满教的威严,神鼓的文化性更古老于萨满装束,有鼓才降来了神灵,在萨满的世界里对神鼓的万能深信不移。

在制新法衣时,根据古俗要选年老的妇女和年少的姑娘缝制。制成新神衣后,要杀牲把血涂在新衣上致祭。

萨满的职能首先是信仰性的宗教职能,是人与与诸灵界的接触和沟通的媒介。萨满有施法术使自己的灵魂脱离肉体的能力,也有把诸神灵收附到自身再显现神灵的能力。萨满与诸神的沟通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做到的,只有在跳神时才能做到。萨满的另一职能是社会职能,通过祈祷与祭祀来为全氏族的事务效力,表现了萨满和氏族相依相存的亲密关系。萨满为氏族大事主持的祭祀主要有祭天地、祭星神、祭山神、祭火神、祭祖神和图腾仪式等。有的氏族还有本氏族独特的祭神活动。萨满还有一种职能是治病。萨满对整个氏族的安危负责,慢慢转向对一家一户和每个人的命运负责,这使萨满更加被人们尊敬。

触碰右侧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