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根河市人民政府网>> 走进根河>> 根河旅游>> 景点介绍 >> 正文内容

阿娘尼岩画之谜

作者:齐治国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

阿娘尼岩画山局部

阿娘尼岩画山全景

    阿娘尼岩画的地理位置在东经12137,北纬5149,根河市阿龙山森工公司施业区安娘娘河畔。起伏绵延的林海松波之中,一座瘦骨嶙峋的危崖石壁猛然凌空飞立直扑面门,游人因乘车疾行毫无思想准备而嗟讶不止!开车的小伙子坦然相告:到了,这就是有岩画的大石砬子啦!

    正是大兴安岭最丰饶绚灿的八月。其时达子香和野玫瑰早已谢过,高丽果和水葡萄也淡出山林,但紫色的杜斯尚可寻觅,红艳的牙格达(兴安红豆)正满地铺锦。这座美丽的山崖因地处镇区四十多公里外而幸得未遭红尘骚扰,此刻正背衬兰天白云,如临战的武士,身披青松白桦织就的阔大披风,甲胄鲜明地屹立于苍山碧水之间。山体方圆约一公里,高可数丈,均为裸露多皱的褐色巨石攒簇堆积而成。主峰之侧有三四小峰倚傍相陪,皆冷峻凶恶如参谋副将然。嵯岈险峭的岩壁缝隙间,棱角交错,苔痕斑驳;日光斜照,冷气肃森。山体南侧和东侧较为宽阔平整的岩面上,均有赭色画痕星布其间。或因长年风剥雨蚀,有的已不甚鲜明。细辨点划,依稀如人体,如驯鹿、如萨满鼓,据推测应为古人射猎场景;有的则象日月星辰及树木。古人崇尚自然,以天地万物为神圣。每个图形个体均大不盈掌,划迹每宽约半厘米,最长也不过五厘米,因此在岩壁上显得零星无序,令人难以猜度完整含义。

    由于岩画地处杳无人烟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腹地,交通不便,有志于研究当地历史文化的人士又如凤毛麟角。1987年黑龙江省文物考察队在《北方文物》上载文介绍,推测该处岩画与鄂温克族有关。

    游猎于兴安密林深处的鄂温克族,曾经是北方山林中的强族。鄂温克是民族自称,意思是“住在大森林中的人”。该族没有文字,语言属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语族。有学者考证,鄂温克族的祖先即唐朝的室韦之乌素固部,辽时称为乌古部。后来乌古部的一支向东迁徙到黑龙江中游及内兴安岭一带,与鄂伦春、蒙古、达斡尔等族交错杂居,以渔猎和饲养训鹿为业。清崇德二年(1637年),酋长博木博果尔曾率五十七人进京入贡,皇太极赐宴并回赠财物。以后鄂温克人年年入贡,皇太极赏赐如例。此后该民族在北自乌玛河南到根河500余公里范围内的深山密林中游猎,并按照自己的意志用自己的语言为许多山岭河川命名。“阿娘尼”译成汉语即是“有画的山岩”之意,从该地河流名称“安娘娘”音转而来。

    岩画成于何时?出于何因?寓有何意?在旅游业风靡全球的今天,无疑是应与破解的历史谜题。从现在可以找到的文献典籍看,我们对该岩画的作者及创作年代可尝试探讨如下。

    一、从地理环境上看

    纵观古人类繁衍发展规律,其初萌之地总是离不开江河之畔。尼罗河、恒河、黄河等都是古人类繁衍的重点之区。阿娘尼岩画所在地安娘娘河是贝尔茨河一个小小支流。这条名不见经传的河流两岸由于河网密布,有众多的沼泽和塔头草甸。高大茂密的青松白桦林间终年布满浓阴,随处可见苔鲜地衣。而这苔鲜地衣正是鄂温克人所养驯鹿的主要食源。据光緒三十四年(1098年)八月 珠尔干河总卡伦卡官赵春芳调查此地区后写成的《珠尔干河总卡伦边务报告书》中称:在那一时期,安娘娘河畔的主要居民即是被称为使鹿部的鄂温克人。当时在贝尔茨河游猎的鄂温克猎民有22户。七年之后,即1915年,俄人史禄国调查鄂温克猎民的活动区域是整个贝尔茨河、阿尔巴吉河上游直到杜林河及呼玛河河源,西界是额尔古纳河右岸。这为阿娘尼岩画的创作者是早期的鄂温克人所为,提供了最大可能性。

    二、从民族发展轨迹看

    鄂温克猎民自己认为他们的故乡是雅库特州的列拿河一带,是三百多年前从列拿河迁到额尔古纳来的(见《鄂温克社会历史调查》。距今三百年前,则正是清代康熙年间。传说,鄂温克猎民在列拿河时代共有十二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有酋长和萨满。迁来当时是一个大部落,包括四个氏族:布利托天氏族、卡尔他昆氏族、索罗共氏族、给力克氏族。300多年前他们越过额尔古纳河进入大兴安岭北麓密林中游猎,以氏族为单位,按自然河流选定各自的游猎区域。此后的100多年间,游猎于贝尔茨河和阿巴和之间的是布利托天氏族和新分化出来的固德林氏族(孔繁志:《敖鲁古雅的鄂温克人》)。这与1909年赵春芳的调查相吻合。由于驯鹿的特殊习性,决定了鄂温克猎民必须寻找人烟稀少而苔藓、石蕊丰富的地方。贝尔茨河网地区正是猎民游猎、饲养驯鹿的理想地方。安娘娘河是由鄂温克语“阿娘尼”转音而来,“阿娘尼”汉语即意为“有画的石崖”。由此推定,岩画的作者应是出自以上两鄂温克氏族猎民之手。

    三 、从文艺的起源看

    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认为,人类的文艺活动起源于以劳动为中心的多方面的人类生存活动。阿鸟尼岩画形态有驯鹿、狗等动物,有的似狩猎场面,还有日、月、星辰及萨满鼓,很自然地让人联想到作画者的万物有灵观念和对自然的崇拜心理。萨洛蒙. 赖纳许认为文艺起源于狩猎巫术。阿娘尼岩画的作者在画一些动物和围猎场面时,应该有着明显的占有或获取野兽的功利目的。描绘出他们与自己生活方式密切相关的感受、情绪和向往。

    四、从宗教信仰看

    萨满教是我国北方阿尔泰语系通古斯、蒙古、突厥语族等各古代民族普遍信仰的一种以万物有灵为主要特征的原始宗教。岩画中的萨满鼓明确显示出作画者信仰的是萨满教。萨满教集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之大成,以万物有灵的信仰为思想基础。鄂温克人认为神秘的大自然充满着神灵,从天体到山川大地,各种自然物和自然界发生的各种现象,都曾是他们崇拜的对象。高山峻岭、奇崖怪石或洞窟等等都认为是山神所居,人从旁边走过不得喧哗,并要向山神贡献祭品。否则会遭致山神不满,对狩猎不利。到现在为止,在这处岩画所在的崖壁下还时常可见猎民摆放的祭品如肉干、点心、水果之类,在岩缝中可见猎人放进的子弹壳;而崖畔的松树上更是常年有猎民缠绕的红布条。

    由此似乎可以推定,阿娘尼岩画乃生活在这一地区的鄂温克猎民所作,形成时间最早始于辽代的林木中百姓,下限约为距今百年左右的清代。就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不断轰击大清国门、大江南北被太平军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那位颇有些艺术天赋的鄂温克猎人正在安娘娘河畔这座危崖之下,专心致志的用赭石粉和动物鲜血调制染料,然后以对神灵的满心敬畏和获得更多猎物的祈盼之情,伴着潺潺流水在刮削光洁的岩面上精心作画。此处岩画对于虽历史悠久却文明遗迹不多的大兴安岭林区来说,是一处弥足珍贵的颇具研究价值的驯鹿人文景观。

    这处有岩画的山岩,正处于鄂温克人历年游猎的阿龙山西北部深山密林中。它夏有青松环绕,冬有白雪覆盖。它远离尘嚣,历经千百年沧桑岁月,一直是鄂温克猎民敬畏景仰之地。据当地人说,鄂温克人认为这高崖危岩是神的住所,这些古老的岩画是神的作品,在这里缠挂红布条,意在求神保佑,赐给猎物并护佑平安。

    时至今日,那些曾经以游猎维生的鄂温克人,仍然不时来此祭奠。他们对着这里的山岩树木顶礼膜拜,还从猎枪中取出子弹放进岩画下的石缝中,祈求行猎时百发百中,反映了长期以来鄂温克猎民对大自然的盲目依赖地思维惯性之中。但他们古朴、真诚的性情和对自然生态的爱护敬畏之心,仍然会给那些长期被困于钢筋水泥围城中的现代文明人以诸多有益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