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根河市人民政府网>> 走进根河>> 根河旅游>> 景点介绍 >> 正文内容

鹿鸣翠野

作者:齐治国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

 

鹿鸣山和风动石

鹿鸣山全景

    大自然造设天地万物,大约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哪里人们地处偏僻生活艰苦,就给哪里的人们以优厚的美的享受作为补偿。要不然,怎样解释林区风物之美,特别是这个名驰遐迩的鹿鸣山呢?

    说起来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了。我从阿尔山林业局刚刚调到阿龙山局。听说当地的阿乌尼林场附近有一座大石砬子非常好看,我们几个好事的年轻伙伴,利用假日,搭乘林业局一辆吉普车,起个大早直奔阿乌尼。

    那是一个“东边日出西边雨,却道无晴还有晴”的八月清晨。时而细雨飘洒,时而云开雾裂,漏出几缕灼人的阳光。车子在林海里穿行,恰似鱼游沧海碧波。这里山高林密,有的地段幼树的密度超过乡村的高粱地,因此不得不用透光伐的方式来促进小树的生长。浓密的山林背后,不时传来叮叮的斧声,林业工人们正利用生产淡季进行天然幼壮林抚育。

    这石砬子有个名字没有?我问同来的当地朋友小王。他笑了:“荒山野岭,谁给它取名字啊。大家都称呼为阿乌尼六公里大石砬子!”

    “‘阿乌尼’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这一带地名都挺怪,有些是鄂温克语,咱不懂。”

    鄂温克猎民是兴安密林里最早居民之一,对他们的风俗、习惯向来有着种种传说,可惜当时我还没亲见。

    大石砬子的雄伟奇丽确实名不虚传。林区的山一般都是漫圆而树木丛杂,独有它苍岩如削,拔地凌空,高出云表。岩石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紫。顶着纷飞的小雨,我们在山的左侧找到一条游人踏出的蜿蜒小路。沿着山脊前行,一面是悬崖峭壁,望一眼都叫人头晕目眩;一面是钻天树海,落叶松、白桦、山杨,间以水柳、赤杨、稠李和山丁。有一种四季常绿的“爬地松”,丛生无主干,却十分能结果。寸多长的松塔呈圆锥形,籽如黄豆,林区人用盐水煮着吃。我尝过,挺香。林中空地和岩石缝隙间,密密层层地生长着兴安杜鹃,可以想见它们在五月迎风怒放时节,该是多么红艳热烈,然而此时它只是一个劲地向我们身上抖落水珠。雨给我们带来诸多不便,然而也有好处,就是蚊子少,林区的蚊子以密集、凶狠而出名。山林里一片太古洪荒般的静寂,小雨沙沙,水滴噼啪,偶尔传来几声啄木鸟尖嘴敲打树木的咚咚声,益发显出莽林的玄邃幽深。

    因为害怕失足跌下去,我们总是在离山脊两米以外的林子里走。山陡路滑,加上林密无风,没走上一半就汗流浃背。虽然口渴难熬,但是在盛夏的兴安密林里,你不必为此发愁,酸甜多汁的野浆果触目皆是:紫黑的稠李,蓝色挂白霜的都柿(越桔),草丛中成片的红豆和野草莓……我们一路走,一路吃,居然忘记了疲劳。

    当我们登上山的最高处时,已经是雨过天晴。残雾如烟,在对面山腰间纠结飘荡。新雨洗过的林海,分外青葱俊秀,奇崖危石也愈益峭拔峥嵘。峰巅巨石上那棵合抱的樟子松尤为繁茂,仿佛一把大伞,庇护着登临骋目的游人。两只雄鹰在山谷间时高时低地盘旋。山下,公路如丝在树丛时间断时续,小河在公路下的草上闪着波光。

    天风阵阵,气爽神清;举目四顾,胸无纤尘。正当我们流连之时,小王忽然大喊一声:“看,那是什么?”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对面山腰上一缕云雾被山风挟持着正向我们这里冲来。小王说,这就要发生有名的“银龙绕柱”了。以前他只听人说,却从没见过,因为只有新雨之后,雾累云积,而且要气流相应才能发生。这果然是天地间的一大奇观。一碧万顷的山间,那股云雾如银蛇狂舞,尖头,胖肚,细尾,扭绞着、呼啸着直向脚下的崖壁撞过来。此时,冷气飕飕,气温骤降,刹时间天昏地暗,周围的山谷都被雪浪银涛填满抹平。云海在我们的身子底下翻滚激荡,近处那几座岩峰,都只露出一截锯齿状的尖头,使人恍若置身于仙山之中。如果此时有仙女力士驾舟突降,我也不会感到意外,而会跨步上去的。

    玉龙来时突兀,去得也飘忽。眨眼间,云开雾散,锦绣河山又重现眼前。我们从“鹿角”上下来,来到“鹿头”上。从这里俯视,可真就“下临无地”了。小王说,就在几年以前,还有两只鹿被恶狼逼下石崖,摔死了。我深为惋惜,却对山的名字似有所悟。山顶石面尚宽,而且十分光洁平坦。石面上紧靠崖边,有一块一人多高的浑圆大石,推之可晃动。现在被人们称为“风动石”。大石下两步远处有一个边缘清楚的脚印状凹坑。当时几个先到的青年登山者正围着大石和“脚印”大发奇想:

    “大兴安岭就是西游记上说的傲来国,仙山就是这鹿鸣山。原本有雌雄两块大石,雌石炸裂生出孙悟空,雄石就是眼前这一块,要不怎么和书中描写的那么相象?“

    “南极和北斗二星曾坐在这石崖下棋,这圆石是他们丢落的棋子,那脚印是北斗星君按落云头时踩的……”

   一个梳披肩发的姑娘说:“都怪这座山长错了地方,要是在南方,不知会有多少人杜撰出多少种传说了。”

    对着眼前这般美景,我的心绪也不禁浮想联翩:既然这里曾经摔死过鹿,说明这一带曾经有鹿群出没。根据《诗经》里“蚴蚴鹿鸣,食野之苹;我有佳宾,鼓瑟吹笙---”的诗意,不如给这座山岩取一个名字。于是脱口而出——“鹿鸣山”。没想到以后就这么叫出去了!

    鹿鸣山过去没能吸引多少中外名人,现在没到水秀山请时节,慕名而来的外地旅游者已经络绎不绝。在观光旅游业方兴未艾的今天,鹿鸣山作为大兴安岭生态旅游的特色景点,一定会为彰显地区文明、兴旺地区经济,作出前所未有的大贡献!

    当年,夕阳西下,当我走下山来回首仰望这座“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瑰丽山崖,真象一头雄武的奔鹿,在苍山绿海的簇拥中昂首欲跃,仿佛正用嘹亮的嗓音,呼唤着大兴安岭北部林区生态繁荣、经济兴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