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根河市人民政府网>> 文化根河>> 摄影根河 >> 正文内容

八月的兴安岭

作者:齐治国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5日 点击数: 字体:[ ]

夏季的贝尔茨河

    兴安最美是夏天,夏天最美是八月。

    临下班时钟亮把我拉到一边:“老弟,明天又是星期日……”

    “是呀,星期日。”我心领神会,挠着脑袋:五年二熟的松塔今年是丰收年,此刻该开始采收;可是河套刚涨过大水,下游的鱼群会顶上来,山上各种野浆果也开始成熟……

    “我知道一片绝好的杜斯地。”他向我诡秘地眨眼,“不远,又是很少有人去,保管俩钟头收一桶!”

    “啊,反正一样。单是让大自然把闹心的事洗洗净就值得!”

    真的,置身于青山绿水间,人的心灵立刻变得坦然纯净。在林间大道上骑车本身就是一件乐事。你不由自主地来了劲,一阵猛蹬,车子象箭一样向绿野深处射去。草地上红的百合,紫的马兰,黄的金针,白的珍珠梅,交织成五彩的瀑布在你身子两边向后飞掠。

    进入丛林,立刻感到气爽神清。越往里走,光线越暗。雨水好,杜斯又大又密。纵目望去,尺多高的棵子间蓝光照眼。蓝宝石般的饱含汁液的果粒,无核,表皮极薄,外面挂有白霜。扔进嘴里一吧哒,甜中带酸,满口生津。据说以它为原料酿制的樾桔美酒名扬海内,甚至令洋人倾倒。大兴安岭没有污染,近年来百样野果都值钱。家属们仅此一项收益都在千元以上,比国家固定工还神气。

    内行人采杜斯用一种特制的撮子,效率当然高得多,然而用手采摘也自有意趣:张开五指往秧棵里一插,自下往上轻轻滑去,果粒便成溜顺指缝滚落,叮叮咚咚扎进桶底;偶尔碰破一颗,掌上便如溅了胭脂一般飞彩流云,醇香之气直达鼻端。碧沉沉的林子里一时显得分外的静,只有杜斯滚落桶内的扑噜声。林外远山近岭,采山人呼朋唤侣,声若游丝,时时被风摆树叶的响声隔断……

    “喂,来人呀!”同来的小苏的喊声吓人一跳。到跟前一看,才知道他碰上一大片果实累累的百里香。“该死。”钟亮骂道:“还以为你撞上了黑老大!”

    百里香熟得发了黑,成嘟噜成串,采起来真比采杜斯过瘾。“管它什么,见好的就采呀,来它个‘三光’。”小苏说。钟亮一撇嘴:“吹牛皮,这漫山遍野的果子,哪样你采得光!”

    我也这样感觉,每次采山归来,总觉得那一片再没啥好采了,可随后再去还有,还有……兴安岭真是块宝地。

    桶满筐流,人们恋恋不舍地下山。玫瑰色的晚霞光辉里,采葡萄的托一堆红玛瑙,捡蘑菇的擎回一团白云,带杜斯的紫雾冉冉,收红豆的红霞灿灿,掰松塔的装回满筐欢喜,割杜香的驮回整袋满足……

    八月的兴安岭哟,树醉了,花醉了,人醉了。回首那高耸的山巅,此刻正扯了一片白云遮面。它,也醉了……